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我的老家位于枣阳正北10公里处的闵庄。那里的一草一木和一桩桩往事,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其中最让我难忘的是老家院里的那棵大枣树。

  从我记事时,我家院里就有一棵高大的枣树。爷爷说,这棵枣树是他30年前亲手栽下的。如今,这棵枣树枝叶茂盛,罩住了半个院子。

  小时候,我第一次品尝这棵枣树上的红枣,咬上一口,甘甜可口,汁液四溅。我好奇地问:“爷爷,我家枣树上的枣子为什么这么甜?”

  爷爷笑着说:“好孩子,长大了,懂事了,吃着甜枣,还问为什么。”

  面对爷爷的夸奖,我有点不好意思,心里却很高兴。

  爷爷接着说:“枣甜的原因有四个,一是这里的土质和气候适合枣树生长;二是枣树品种好,我家栽种的是早熟梨枣;三是春季栽培枣树,成活率高;四是养护得好。这样,一棵小树苗才能长成今天的大枣树。到了收获的季节,枣树果实累累,枣子脆而甜。”

  听完爷爷的话语,我嚼着脆甜的红枣,出神地望着枣树,心里乐滋滋的。

  当年,爷爷种下一棵枣树苗。在他的养护下,枣树一天天长大。

  春天,百花争艳,生机盎然。我家的枣树虽不像院外白杨树那样高大挺拔,也不像塘边柳树那样婀娜多姿,但它光秃秃的枝干吮吸着春天的甘露,长出嫩绿色的小芽。又过了几天,那些小芽就变成翠绿色的椭圆形小叶子,在太阳的照耀下,仿佛一块块绿色的翡翠,令人陶醉。

  夏天,枣树上嫩绿色的小叶慢慢变成深绿色。在这些叶子中间,长出许多像小米粒一样的东西,那是枣树的花骨朵。六七月间,这些花骨朵竞相绽放,一簇簇金黄色的花挤满枝头,显得茂密而有生气。

  一到夏天,全家人在繁茂的枣树下乘凉、聊天,清香的枣花沁人心脾。小蜜蜂们亲吻着一朵朵枣花儿,嗡嗡的细声如一曲轻音乐般婉转悠扬。正是有了这些小蜜蜂的辛勤劳动,全家人才能享受到甜甜的枣花蜜。

  俗话说:“七月十五花红枣,八月十五晒红枣。”中秋节前后,树上的枣儿成熟了,个个红红的,像玲珑剔透的玛瑙,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这是打枣的好时节。

  我记得10岁那年的一天,我们全家出动打枣。我和爷爷先在树下铺一块布,以免打下的枣子弄脏了。爸爸手持竹竿,他先在树下打,然后爬到树上打,打下的红枣铺满一地。爷爷、妈妈和我各拎着一个筐子捡枣,收获满满。

  枣子丰收了,全家一年到头有枣吃,吃不完的就拿到街上卖,还能挣一些钱。

  俗话说“一日吃三枣,一辈子不显老”,妈妈经常对我说:“枣子可吃好,不能吃太饱。零食和生枣少吃,随餐熟吃为最好。生吃枣子要清洗,拿枣吃要洗手,这样吃才有益健康。”全家人像妈妈那样,养成了健康吃枣的好习惯。妈妈还说:“吃红枣补血不假,但要想达到最佳的补血效果,应该搭配一些葡萄干、龙眼等食物。如果只靠生吃红枣补血,不仅效果不明显,还会引起胀气腹泻。”为此,妈妈经常给全家人做红枣葡萄干龙眼粥,我至今唇齿留香。

  几十年过去了,我至今忘不了老家院里的那棵枣树。它历经狂风暴雨,依然傲然挺立;它硕果累累,福泽乡邻,却不求回报;它见证了我快乐的童年,也见证了一家人血脉相连的亲情。

Post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