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2021年2月14日,有“中国最后的原始部落”之称的云南省临沧市翁丁村老寨不幸遭遇火灾,明火虽然已于当晚被全部扑灭,但千年部落毁于一“炬”,令人无比心痛。(2月15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一座千年村落在如此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屹立不倒,繁衍文明四百余年,却在如今被一团大火毁于一旦,消防不力的背后更值得深思的是现代社会对原始村落的介入。

  据《新京报》报道,翁丁村有近400年的建寨历史,房舍多为竹木结构,原来有105户,在旅游业兴起后,大部分村民搬迁到了新村,只剩下17户仍在老寨居住。其余村民以每天打卡的工作形式来古村落上班。因此实质上这座古村落已成为了人村分离的“空心村”。

  中国的古村落建筑多为竹木建造,易着火也易扑灭是其特性,只要有人迅速响应,古村落很难形成连片燃烧,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古村落始终没有毁于火灾,却在如今人村分离的境遇下毁于一旦。自然灾害的不可抗性是一方面,而人村分离则是让古村落毁灭不能忽视的重要一环。

  这场火灾下我们该反思的,也许是现代文明如何与传统文化和谐共存的问题。古村落作为民族文化保留的基本单位,对延续中华传统文明基因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在这种古村落中,原住民与村落的共生关系、人与村落之间创造的特有的民族文化,又当是其中最值得保护并且尊重的景观。屋舍兴许可以复原,但人村之间的共生关系却不能一如往初。现代文明虽然为传统文化的保护带来了修复科技和高效政策的支持,却也在另一方面如洪水猛兽般冲击着原生态的传统文明。

  现代性和全球化让人们的生活更加多彩便利的同时,却在另一方面让人们的生活变得同质化,我们在此潮流下裹挟成为单向度的人,古村落的原始生活方式在现代文明下显得更加珍贵。因此,对于传统村落的开发,开发者应当更尊重原住民的原始生活方式,尽力保留传承并延续原住民文化景观。外表的修缮虽能一时让游客眼前一亮,增进旅游业的发展,但倘若丧失了古村落的文化内核,则失去了传统文明基因真正最抢眼的底色,也就失去了真正能留住人心的部分。

  莫让古村落毁于现代文明之炬,远不止做好消防那么简单。

Post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